首頁|領導關懷
黨建研究
“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主題征文獲獎作品公告
黨建研究網>>理論研究

總體國家安全觀的戰略體系與思維方法

蔣華福

當今世界,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但和平并不等于安全,處在國際形勢復雜多變和高風險中的現代國家、現代社會和現代城市,面臨的危害安全的因素多種多樣。當今中國,雖然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仍面臨著空前復雜的環境,各種可以預見和難以預見的風險因素明顯增多。外部環境的深刻變化和國內改革發展穩定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新挑戰,對黨的執政提出了新的考驗。總體國家安全觀是黨中央以全新的理念、開放的視野、整體的規劃對國家安全戰略作出的頂層設計。

一、總體國家安全觀體系中三個重要理念

作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總體國家安全觀突破了國家安全理念與實踐在國際國內、不同領域、不同方面的局限,是中國特色國家安全思想在歷史交匯期視閾下新的歷史性飛躍,貫穿其中的三個理念是我們在工作實踐中必須堅守的大方向、大邏輯、大戰略。

始終把人民安全放在第一位,回應人民對國家安全的新期待。隨著經濟發展、社會進步,人民對過上美好生活有了更高的期待,不僅對維護國家安全有更高的要求,而且也對維護人身安全有了更多的訴求,比如,吃的是不是放心、住的是不是安全、出行是否平安,等等。黨的十九大報告將安全作為衡量新時代美好生活的基礎指標之一,指出“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廣泛,不僅對物質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長”。總體國家安全觀把人民安全置于國家安全的所有要素之前,強調國家安全要“以人民安全為宗旨”,從而確立了人民安全在整個國家安全工作中的首要地位。人民安全是國家安全最核心的部分,是高于一切的安全。

始終統籌發展和安全兩件大事,適應國家發展變化的新要求。改革開放40年來,國家安全形勢發生了深刻變化。發展與安全的新型關系到底應該是什么樣?總體國家安全觀明確回答兩者不是對立的,而是同步推進的。一方面,發展是安全的基礎,沒有發展就沒有安全,不發展就是最大的不安全。我們必須堅持發展是解決中國一切問題的關鍵,只有不斷增強綜合國力,才能真正實現國家安全。另一方面,安全是發展的條件,如果沒有穩定的國內環境與和平的國際環境,安全就得不到保證,發展也就無從談起。總之,不發展會使國家安全存在隱患,發展的環境不安全會導致發展停滯,同樣會使國家面臨安全風險。我們要善于運用發展成果夯實國家安全的基礎實力,在改革發展中促進國家安全,維護和延長我國發展的戰略機遇期。必須構建“在發展中保安全,在安全中促發展”的新格局,即使國家實力大幅度增強,國家安全戰略日趨完善,統籌發展和安全的基本要求也不應發生改變。

始終統籌國內和國際兩個大局,順應世界發展變化的新趨勢。在中國快速發展與世界深刻變化這兩大歷史性進程交織作用下,我國面臨著來自國內和國際的雙重安全考驗。從國內角度來看,伴隨改革進入深水區,社會矛盾和熱點問題錯綜復雜,風險如果防范、化解不當,不僅會給事業帶來不利影響,還將給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帶來現實威脅,甚至造成社會恐慌與不安定。從國際角度來看,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全球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變革加速推進,和平背后隱藏著諸多風險隱患,有時也會演變為國內的矛盾風險挑戰。為避免國內局部矛盾演化為系統性矛盾、國際風險演化為國內風險,我們必須抵御內外風險疊加共振,防范發生系統性風險。

二、總體國家安全觀內涵中的五大要素

總體國家安全觀具有嚴密的內在邏輯關系。其內涵中的五大要素,既揭示了國家安全的整體性及其內在邏輯關系,也從宏觀層面表明了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的基本價值取向,構建了多領域、多層次、多類型的國家安全總圖景,回答了“實現什么樣的安全”這一問題。

以人民安全為宗旨,揭示出以人的安全為本質追求的“價值安全”。人民立場是中國共產黨的根本政治立場,也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顯著標志。總體國家安全觀將人民作為國家安全治理中的價值主體,將國家安全和人民安全融為一體,拓寬了安全主體。這里的人民不是抽象的符號,而是一個一個具體的人,有血有肉,有情感,有夢想。這里的人民安全也不是抽象的安全,而是內含于國家總體安全的各個方面,是各種價值的結合點。維護人民安全是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思想在國家安全觀上的具體體現,既要把人民安全作為維護國家安全的根本目的,也要把人民群眾作為維護國家安全的主體力量。

以政治安全為根本,揭示出政治導向型的“體制安全”。政治安全關乎黨和國家的安危,核心是政權安全和制度安全。政治安全涉及國家主權政權制度和意識形態的穩固,是一個國家最根本的需求,也是一切國家生存和發展的基礎條件。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始終高度重視維護政治安全,經受住了各種挑戰,化解了各類風險,顯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高度韌性,這是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的重要歷史經驗。中華民族之所以能夠實現由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根本原因就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堅決維護和保證了國家的政治安全。我們必須清醒認識,政治安全最根本的就是堅持黨的領導、堅持社會主義制度。

以經濟安全為基礎,揭示出條件與可能的“狀態安全”。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物質基礎。我國之所以能夠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成為世界第一大貿易國,正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社會主義經濟制度所賦予的特殊優勢是重要原因。隨著國家間經濟實力的較量逐漸成為國際競爭力的主導方面,經濟安全問題對我國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影響日益加大。經濟發展是解決我國所有問題的關鍵,要堅持社會主義經濟制度不動搖,不斷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高國家的整體經濟實力。

以軍事、文化、社會安全為保障,揭示出關系交互與動力關聯的“結構安全”。當前,世界各國的競爭轉向綜合國力競爭。軍事安全始終是保底手段。文化安全是確保一個國家獨立的重要精神支撐。當今世界各種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鋒更加頻繁、激烈,文化在綜合國力競爭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顯,開放環境下維護國家文化安全任務更加艱巨,要注重維護意識形態安全,主動提升國家形象的國際親和力,增強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社會安全是國家安全的晴雨表之一。當前,社會加速變革中矛盾風險積聚,網上違法犯罪發展蔓延,影響公眾安全感。我們要重視軍事、文化、社會領域出現的大量新情況新問題,遵循不同領域的特點規律,為維護國家安全提供強有力保障。

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揭示出互利共贏的“共享安全”。和平穩定的國際環境是國家安全的重要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本質上就是為了實現共同安全,是要始終不渝走和平發展道路。在國際社會中,國家實力強弱不同,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各異,利益訴求存在差別,但都是平等的成員,在安全互動中要相互依賴,休戚與共。共同安全意味著要尊重和保障每一個國家的安全,在注重維護本國利益的同時,也注重對外求和平、求合作、求共贏,共同推動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的世界。

三、總體國家安全觀結構中的五對關系

國家安全是一個復雜的大系統。從整體看,總體國家安全觀結構的五對關系,既體現了辯證思維方法,也反映了系統思維方法。

既重視外部安全又重視內部安全,從起點上超越了“定位于外部安全”的局限性。外部和內部是國家的兩個大局。國家安全涉及方方面面,就內部來看,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緊緊抓住發展這個第一要務,使得貧困人口累計減少7.4億人,基本養老保險覆蓋超過9億人,醫療保險覆蓋超過13億人。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8.52%,教育事業全面發展,成為世界上最有安全感的國家之一。就外部來說,當今世界,安全問題早已超越國界,跨國性更加突出。任何一個國家的安全短板,都會導致外部風險大量涌入,形成安全風險洼地;任何一個國家的安全不足累積到一定程度,都會外溢成為區域性甚至全球性安全問題。總體國家安全觀既對外維護國家主權,又對內維護社會穩定,實現了內部安全與外部安全的相互促進。

既重視國土安全又重視國民安全,從歸宿上超越了“定位于國土安全”的局限性。國土和國民是國家兩個基本構成要素。國土包括海、陸、空,是國家安全最敏感的要素;國民包括一個國家之內的所有居民,是國家安全的核心。而真正把國民安全上升到宗旨性、核心性的高度加以闡釋的就只有總體國家安全觀。歷史告訴我們,捍衛領土主權就是保衛國民安全,保衛國民安全就要誓守國土安全。因此,總體國家安全觀既捍衛國土又保衛國民,實現了“國土安全與國民安全”的共同鞏固。

既重視傳統安全又重視非傳統安全,從原則上超越了“定位于傳統安全”的局限性。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兩個方面。通常,傳統安全是涉及軍事、政治、外交等高政治領域的安全,而非傳統安全涉及的是經濟、文化、社會等低政治領域的安全。不過,從安全邏輯看,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的劃分是相對的,它們之間只有產生先后、表現形式不同,沒有大小、輕重之分,而且一定條件下可能相互轉化。當前,傳統安全問題出現更多表現形式,新問題層出不窮;非傳統安全問題更趨復雜多樣,甚至超過傳統安全威脅,逐漸成為各國安全交鋒的主戰場。因此,單純強調傳統和非傳統國家安全觀念,單純強調某個領域的安全,已經不再適應時代的要求。總體國家安全觀既包括傳統安全又包括非傳統安全,實現了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的有機統一。

既重視發展問題又重視安全問題,從內涵上超越了一般意義上安全的局限性。發展與安全是國家的兩件大事。毫無疑問,總體國家安全觀以安全為核心主題,但這卻并不等于說它僅僅是個安全問題,發展亦成為它的關鍵內容。只有國家發展了,國家的整體實力增強了,才能有效地提高抵御各種風險的能力。歷史和現實時刻提醒著我們,沒有脫離安全的發展,也不可能離開發展去談安全。若沒有安全,任何改革和發展,就都無從談起。若沒有發展,國家落后會使其面臨威脅,安全變得更加嚴重。因此,總體國家安全觀,是集安全與發展于一體的安全,實現了發展問題與安全問題的統籌治理。

既重視自身安全又重視共同安全,從格局上超越了“不是你安全,就是我安全”的二元對立觀點的局限性。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兩個層面。當今世界,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在“地球村”的大系統中,國家安全已不僅僅是一個國家自己的事情。許多安全問題都是全球性的,都必須各國參與全球治理。沒有一個國家能憑一己之力謀求自身絕對安全,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從別國的動蕩中收獲穩定。因此,總體國家安全觀,是“你安全所以我才安全”的人類新安全觀,既不重復西方安全擴張的老路,也不重蹈諸如“修昔底德陷阱”之類的歷史安全悲劇,實現了自身安全與共同安全的高度融合。

(作者單位:中共上海市委黨校)

(責編:皮博、高雷)

重要文章

京ICP備17014157號-1
版權所有 禁止復制
福彩3d太湖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