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黨建研究簡介|領導關懷
黨建研究
《黨建研究》《黨建研究內參》2018年征訂啟事   "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主題征文啟事
黨建研究網>>《黨建研究》雜志>>2018年>>第2期

“兩個偉大革命論”
是黨的重大理論創新

曲青山

2018年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和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講話把歷史和現實相貫通、國際和國內相關聯、理論和實際相結合,深刻闡述了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要一以貫之,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要一以貫之,增強憂患意識、防范風險挑戰要一以貫之等重大問題。講話提出了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偉大的社會革命和領導全黨進行偉大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論斷,形成了一個新的重大命題,即“兩個偉大革命論”,這是黨的一個重大理論創新。

一、“兩個偉大革命論”是對馬克思主義革命論的繼承和發展

我們黨堅持和運用的“革命”概念,來源于馬克思主義。馬克思有句名言:革命是歷史的火車頭。他還說:“一般的革命——推翻現政權和破壞舊關系——是政治行為。而社會主義不通過革命是不可能實現的。社會主義需要這種政治行為,因為它需要消滅和破壞舊的東西。”恩格斯指出:“暴力,用馬克思的話說,是每一個孕育著新社會的舊社會的助產婆。”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也指出:“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馬克思、恩格斯所講的暴力和毛澤東所講的暴動是一個含義,是革命的舉動和驟變形式。革命導師和領袖的重要論述都說明了革命在社會歷史發展中的重大作用,是實現社會形態更替的重要手段。馬克思主義關于革命的這個思想,我們黨一直是堅持的。

改革開放后,我們黨從中國的實際出發,對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思想又有新的發展和運用。突出的表現是,我們黨對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實行的改革開放賦予了革命的意義。鄧小平深刻指出:“革命是要搞階級斗爭,但革命不只是搞階級斗爭。生產力方面的革命也是革命,而且是很重要的革命,從歷史的發展來講是最根本的革命。”對于我國改革開放的性質,鄧小平強調:“改革是中國的第二次革命”“改革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革命是解放生產力,改革也是解放生產力”。江澤民指出:“改革開放是一場新的革命,是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強大動力。”“這場新的偉大革命也給黨的思想政治建設注入了新的活力”。胡錦濤也指出:“我們黨領導的改革開放這場新的偉大革命,引領中國人民走上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廣闊道路,迎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光明前景。”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兩個偉大革命論”是對馬克思主義和我們黨關于革命論的繼承和發展。這個理論既把革命和改革貫通起來,又把社會革命和自我革命貫通起來,是黨的又一個重大理論創新。這個理論的兩個貫通,是有充分實踐根據和理論依據的。從馬克思主義哲學看,革命就其本質意義講,是事物量變過程中漸進過程的中斷,即產生飛躍。同時馬克思主義哲學又認為,在事物量變過程中也還大量存在著不改變事物性質的部分質變。事物的發展變化有突變和漸變兩種形式,因此革命也就有了廣義和狹義之分。從一般意義上說,狹義的社會革命,就是暴力革命,社會制度變更;狹義的自我革命,就是脫胎換骨,除舊布新。廣義的社會革命,就是改革,體制機制的完善;廣義的自我革命,就是堅定革命意志,發揚革命精神。習近平總書記的“兩個偉大革命論”是狹義革命論和廣義革命論的有機統一,為我們正確認識革命的性質、功能、條件和范圍提供了基本遵循,也為我們在新時代推進偉大的社會革命和推進偉大的自我革命提供了科學的思想指引。

二、“兩個偉大革命論”是對中國共產黨歷史主題主線和主流本質的深化和拓展

中國共產黨歷史的主題主線是爭取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實現國家富強、人民幸福。這兩大歷史任務是1840年鴉片戰爭以后中國所面臨的,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所提出的,是中國的社會性質和特殊國情所決定的。在近現代的中國,誰能承擔起中國歷史所賦予的這一責任,帶領中國人民完成這兩大歷史任務,人民就會支持誰、選擇誰、擁護誰。

我們黨97年的歷史分為三個歷史時期。第一個歷史時期從1921年建黨至1949年新中國成立共28年,我們稱之為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歷史。在這個歷史時期,我們黨團結帶領中國人民進行浴血奮戰,打敗日本帝國主義,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推翻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完成了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實現了中國從幾千年封建專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偉大飛躍。第二個歷史時期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至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共29年,我們稱之為黨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的歷史。在這個歷史時期,我們黨團結帶領中國人民完成社會主義革命,消滅一切剝削制度,確立社會主義基本制度,推進社會主義建設,完成了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為當代中國一切發展進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實現了中華民族由近代不斷衰落到根本扭轉命運、持續走向繁榮富強的偉大飛躍。第三個歷史時期從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至今共40年,我們稱之為黨在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的歷史。在這個歷史時期,我們黨團結帶領中國人民進行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破除阻礙國家和民族發展的一切思想和體制障礙,極大激發廣大人民群眾的創造性,極大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極大增強社會發展活力,人民生活顯著改善,綜合國力顯著增強,國際地位顯著提高,中華民族迎來了實現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兩個偉大革命論”把黨肩負的兩大歷史任務和黨的三個歷史時期連接和貫通了起來。

中國共產黨歷史的主流本質是我們黨帶領人民為爭取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實現國家富強、人民幸福而不懈奮斗的歷史;是我們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革命、建設、改革實際和時代特征相結合,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行理論探索和創新的歷史;是我們黨不斷加強自身建設,始終保持先進性和純潔性的歷史。概括地說,就是“不懈奮斗史”“理論探索史”“自身建設史”。“兩個偉大革命論”又連接和貫通了我們黨的“三個史”。可以說,“不懈奮斗史”記述的就是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偉大的社會革命的歷史;“理論探索史”“自身建設史”記述的就是我們黨領導全黨進行的偉大的自我革命的歷史。“三個史”的內容極其精彩生動,“三個史”的內涵也極其豐富和波瀾壯闊。

“兩個偉大革命論”深化和拓展了中國共產黨歷史的主題主線和主流本質,也就澄清了過去一個時期我們對“革命黨”“執政黨”的不準確區分和模糊認識,對回擊歷史虛無主義從根本上否定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和中國走向社會主義的歷史必然性,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糾正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和用改革開放后的歷史相互否定的做法,提供了強有力的思想武器,以確保我們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中取得的成果絕不能丟失,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中取得的成就絕不能否定,在改革開放中堅持的正確方向絕不能動搖。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偉大的社會革命的成果,也是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偉大的社會革命的繼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是中國共產黨領導。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要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我們黨必須勇于領導人民把進行了97年的偉大的社會革命推進到底。而我們黨要把偉大的社會革命推進好,必須始終保持革命精神,保持過去革命戰爭時期的那么一股勁,那么一股革命熱情,那么一種拼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永不自滿、永不懈怠,敢于自我革命,敢于刀刃向內,敢于刮骨療毒,敢于壯士斷腕,防止禍起蕭墻。不斷增強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

三、“兩個偉大革命論”為我們黨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提供了前進方向和戰略指引

無論經濟改革或是社會變革,都要順應歷史規律,把握發展方向,保持戰略定力。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內外形勢變化和我國各項事業發展都給我們提出了一個重大時代課題,這就是必須從理論和實踐結合上系統回答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帶領全黨對此作出了明確而又系統的回答。其中就包括制定和實施“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二者統一于黨領導的偉大的社會革命和偉大的自我革命的實踐之中。“五位一體”總體布局體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全面發展,“四個全面”戰略布局體現了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戰略重點、關鍵領域和主攻方向。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提綱挈領,統并歸納,就是要解決和處理好“兩個偉大革命”的關系問題。其方向和要旨,就是要將“兩個偉大革命”貫穿體現于“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之中,以“兩個偉大革命”為方向和牽引,將“兩個偉大革命”推進好,將“兩個偉大革命”相互之間的關系協調好、處理好,以偉大的自我革命推動偉大的社會革命,以偉大的社會革命引領偉大的自我革命。

黨的十九大明確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為統領,對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以及全面從嚴治黨作出全面戰略部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黨領導的事業,是億萬中國人民自己的事業。必須堅持發展為了人民、發展依靠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原則,著力增進人民福祉,這是新時代偉大的社會革命的根本出發點和落腳點。新時代我們黨要領導好偉大的社會革命,面臨著“四大考驗”和“四種危險”,這就提出了新時代我們黨要領導好偉大的社會革命,還必須領導好偉大的自我革命的問題。這就要求我們黨要繼續堅持黨要管黨、全面從嚴治黨的方針,把黨建設好,完成黨自我革命的任務,使黨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因此,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要以“兩個偉大革命論”為前進方向和戰略指引。

四、“兩個偉大革命論”為我們黨跳出歷史周期率提供了根本方法和具體路徑

歷史周期率是中國歷代封建王朝盛衰興亡所呈現出的一個普遍現象。針對中國共產黨如何跳出歷史周期率的問題,上世紀40年代,毛澤東在延安與黃炎培有一段著名的“窯洞對”。如何跳出歷史周期率,毛澤東給出的辦法就是民主與監督。每到我們黨在執政的重大歷史關頭,毛澤東和黃炎培關于跳出歷史周期率的“窯洞對”就成為全黨聚焦、社會高度關切的問題。

“兩個偉大革命論”對毛澤東這一思想給予了豐富和發展,為我們黨跳出歷史周期率提供了根本的方法和具體路徑,這就是全面加強黨的自身建設,全面從嚴治黨,發揚我們黨徹底的自我革命精神。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在新時代,我們黨必須以黨的自我革命來推動黨領導人民進行的偉大社會革命,把黨建設成為始終走在時代前列、人民衷心擁護、勇于自我革命、經得起各種風浪考驗、朝氣蓬勃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這既是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偉大社會革命的客觀要求,也是我們黨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建設和發展的內在需要。

偉大的自我革命的成效,是我們黨能否領導偉大的社會革命的前提和條件。我們黨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順應社會歷史發展的潮流和趨勢,代表著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代表著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著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因此,我們黨除了工人階級和最廣大人民的利益外,沒有自己的利益,更沒有自己的特殊利益。馬克思主義政黨所具有的這種性質,就決定了它的宗旨、任務和最高理想、最終目標與其他類型的政黨不同,也就規定了它對為人民服務宗旨的踐行,必須全心全意,不能帶一點私心,不能含半點雜質。否則,就不能行穩致遠,就違反其性質,背離其宗旨,就不是共產黨。勇于堅持真理,隨時修正錯誤,就成為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品格、特質和優勢。中國共產黨的這種能力,既是我們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顯著標志,也是我們黨興盛不衰的秘訣。新時代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對我們黨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戰新要求。新形勢下,影響黨的先進性、弱化黨的純潔性的因素是復雜的,侵蝕黨的肌體的現象是大量存在的,而且這些因素和現象具有很強的危險性和破壞性。這就決定了推進新時代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黨必須勇于自我革命。通過自我革命,使黨始終成為時代先鋒、民族脊梁,始終保持馬克思主義執政黨的性質不變,確保我們黨團結帶領人民有效應對重大挑戰、抵御重大風險、克服重大阻力、解決重大矛盾,不斷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

偉大的社會革命的成效如何,是對黨的偉大的自我革命合格與否的檢驗和證明。在推進偉大的社會革命實踐中,我們黨緊緊依靠人民,跨過了一道又一道坎,取得革命、建設、改革偉大社會革命的勝利。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出臺一系列重大方針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舉措,推進一系列重大工作,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推動黨和國家事業發生歷史性變革。這些成就是我們繼續前進的基礎和起點。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昨天的成功并不代表著今后能夠永遠成功,過去的輝煌并不意味著未來可以永遠輝煌。”我們黨只有把偉大的自我革命和偉大的社會革命都搞好,才能奠定長期執政的堅實基礎,始終充滿生機活力,也才能跳出歷史周期率。

偉大的社會革命和偉大的自我革命辯證統一、相輔相成,兩者之間相互促進,相互制約,相互作用,相互影響,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只有兩個偉大的革命都搞好,我們黨才能跳出歷史周期率。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跳出歷史周期率的思想,不是從幾十年、上百年的時間維度和時間節點來衡量的,而是著眼于在中國完全建成社會主義社會,直至最后實現共產主義的偉大理想。“兩個偉大革命論”這一重大理論成果,對推進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的偉大的社會革命和推進我們黨領導全黨進行的偉大的自我革命,必將產生強大的指導作用。

(作者為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主任)

(責編:宋美琪、秦華)

重要文章

京ICP備17014157號-1
版權所有 禁止復制
福彩3d太湖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