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黨建研究簡介|領導關懷
黨建研究
《黨建研究》《黨建研究內參》2018年征訂啟事   "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主題征文啟事
黨建研究網>>《黨建研究》雜志>>2015年>>第8期

健全民主集中制是提高黨內政治生活質量的關鍵

甄小英

全面從嚴治黨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政治保障和組織保證。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從嚴治黨必須從黨內政治生活嚴起,要堅持不懈嚴格黨內政治生活,不斷提高黨內政治生活質量。提高黨內政治生活質量,關鍵是健全民主集中制,營造良好的政治生態環境。

一、民主集中制是黨的根本組織制度和領導制度

習近平總書記在談到嚴肅黨內政治生活時,特別提出,至關重要的是要使全黨深刻認識馬克思主義政黨有別于其他政黨的本質特征。我們黨是按照馬克思列寧主義建黨原則建立起來的中國工人階級先鋒隊,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

馬克思、恩格斯從建黨之初就把黨內民主確立為工人階級政黨的基本政治原則,就是要建立一個既不同于個人集權的密謀組織或少數人掌握權力的貴族組織,也不同于松散的無政府主義團體的新型政治組織。1847年,在馬克思恩格斯創制的《共產主義者同盟章程》中,就把“所有盟員都一律平等”寫入。它指明了共產黨的先進性不僅表現在其世界觀、綱領、宗旨等方面,而且表現在它是按民主原則建立起來的民主政黨,其政治架構、組織原則也是民主的。在組織內部,黨員是黨的主人,各成員之間在政治上是完全平等的。

而政治原則要通過具體的組織制度去實現。列寧在建立新型無產階級革命政黨過程中,把民主集中制確立為工人階級政黨的根本組織制度和領導制度,使共產黨的組織制度不僅與個人集權的組織相區別,也與松散的民主聯邦制、地方黨組織各自為政的民主自治制等制度區別開來。民主集中制在黨內民主的政治原則基礎上,通過民主與集中的有機結合,來構建黨的組織體系和權力運行體系,規范黨內政治生活、組織活動和權力運作。這一制度在政治民主基礎上實現黨的組織統一、行動一致,使黨既具有生機活力,又具有嚴格的組織紀律,從而形成強大凝聚力、創造力和戰斗力。因此,堅持和健全民主集中制,是堅持黨的先進性、提高黨的建設科學化水平的重要內容。

二、堅持和健全民主集中制是提高黨內政治生活質量的制度保證

黨的歷史證明,民主集中制貫徹得好,黨內民主比較充分,黨的政治生活就比較健康、活躍,黨內關系比較和諧,黨的決策比較正確,黨內風氣也比較正派,紀律也比較嚴明,即使在探索中出現一些錯誤,也能夠通過黨內批評和自我批評及嚴格的黨內政治生活,得到及時糾正。反之,則是黨內政治生活不正常,關系緊張,組織渙散,決策失誤,且錯誤難以得到較快糾正,往往使黨的事業遭受重大損失。

1962年召開的“七千人大會”,提出建立黨內民主生活會制度的初衷就是推進黨內政治生活的民主化。在這次會議上,毛澤東著重講了認真實行民主集中制問題,并做了自我批評。劉少奇和鄧小平還提出了建立民主生活會制度的主張,得到毛澤東的贊同。鄧小平指出,為實現黨內民主生活的正常化,對各級領導人(包括黨委會的所有成員),應該有監督。這種監督要有來自上面的,也要有來自下面(下級)的,有來自群眾的,也要有來自黨委內部的。并提出領導干部不僅要參加黨小組生活會,而且把領導干部主要的組織生活放到黨委會或常委會去。“在黨委會里面,應該有那么一段時間交交心,真正造成一個好的批評和自我批評的空氣。同等水平、共同工作的同志在一起交心,這個監督作用可能更好一些”(《鄧小平文選》,第1卷,310頁)。這是黨的歷史上第一次正式提出領導干部要過雙重組織生活問題,即除參加黨支部、黨小組的組織生活會外,還要參加領導干部的民主生活會。毛澤東、劉少奇也都贊同。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黨在總結貫徹民主集中制及黨內政治生活的經驗教訓,特別是“文化大革命”沉痛教訓的基礎上,制定了《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并下發了一系列關于建立健全縣以上黨和國家機關黨員領導干部民主生活會的文件和規定。這對建立健全黨內民主生活會制度,實現黨內政治生活的正常化,起了促進作用。但不可否認的是,由于種種原因,在一些地方和單位,黨內政治生活仍然存在著較嚴重的自由主義、好人主義。在民主生活會上,不敢講真話,不愿開展認真的批評和自我批評,有庸俗化、隨意化、平淡化、娛樂化、形式化的問題。在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要有針對性地解決上述問題。

一些地方和單位黨內民主生活會質量不高,原因很多,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民主集中制貫徹不好,黨內民主不足,集中也不足,但首先是民主不足。一些地方或單位的領導干部大權在握、獨斷專行,缺乏起碼的民主平等意識,聽不得不同意見,甚至不擇手段地對提意見者進行打擊報復。一些黨員認為給領導提意見是“自毀前途”,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是“傷人害己”。這是在民主生活會上對上級“放禮炮”、對同級“放啞炮”、對自己“放空炮”的深層次原因。黨內政治生活的不正常,把黨內平等的同志關系扭曲為君臣關系、貓鼠關系、幫派關系、人身依附關系。有的黨員稱領導為“老板”“老大”;有的領導視下屬為馬仔、家奴。民主集中制貫徹不好,嚴重削弱了黨自我凈化的能力,致使一些單位說假話、吹拍成風,出現團團伙伙、拉幫結派,搞利益集團、利益交換等現象,這是“四風”頑癥、腐敗蔓延的重要原因。

健全民主集中制,發展黨內民主,嚴肅黨的紀律,是黨進行自我凈化、自我更新的基本條件,是營造健康的黨內政治生態環境、提高黨內政治生活質量的根本制度保證。要鞏固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提高民主生活會質量的成果,使開展認真的批評和自我批評常態化。

三、健全民主集中制是提高黨內政治生活質量的著力點

進一步提高黨內政治生活質量,最根本的就是健全民主集中制,提高黨內政治生活的民主性和嚴肅性。

第一,發展黨內民主,嚴肅黨的紀律,增強黨內政治生活的原則性。要進一步肅清黨內封建殘余思想影響,特別是官本位、奴性文化影響。建立健全尊重黨員主體地位,切實保障黨員民主權利的各項制度,使黨員敢于說真話、講實話,敢于監督和批評黨內任何違法亂紀者,能夠暢所欲言地參與討論黨內重大問題。同時,嚴肅黨的紀律,在民主基礎上形成的組織決定必須嚴格執行,對違規違紀行為要進行嚴肅批評,該處理的要依規依紀進行處理。有充分的黨內民主和嚴格黨紀的保證,就能有效提高黨內政治生活的政治性、原則性和戰斗性。

第二,認真研究黨內政治生活的經驗教訓,提高黨內政治生活的科學性。在黨內政治生活的實踐中,我們有成功經驗,也有慘痛教訓。在歷史上,“左”往往是對右的懲罰,反之也一樣。“左”右如影相隨,殊途同歸,共同破壞黨內政治生活、破壞黨的事業。黨90多年的歷史證明,黨內矛盾要靠民主的方法、說理的方法、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方法解決。需要組織決定的問題,按照民主集中制的程序決策。要尊重多數,即按照多數人通過的決定行動;也要保護少數,即對持不同意見的少數人,要求他們在行動上堅決執行黨的決定的同時,允許保留自己的意見。

用民主的方法解決黨內矛盾,意味著把問題擺到桌面上,進行公開、透明、平等的討論及開展善意的、實事求是的批評和自我批評。在提高認識、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的基礎上達到新的團結統一。批評要有好的出發點,要講政治,但也要講究方法。批評不是上綱上線越高、語言越刻薄、嗓門越大就越“革命”,自我批評也不是把自己罵個狗血噴頭就“深刻”,關鍵在于實事求是。

提高黨內政治生活質量,就要著力總結黨內政治生活的經驗和教訓,包括總結在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開好民主生活會的新鮮成功經驗,加強對健全黨內政治生活的理論和實踐研究,探索健全民主集中制、提高黨內政治生活質量的規律,著力提高黨內政治生活的科學化水平。

第三,加強黨內外民主監督,著力提高監督的有效性。鄧小平說過,“在中國來說,誰有資格犯大錯誤?就是中國共產黨。犯了錯誤影響也最大”。(《鄧小平文選》,第1卷,270頁)所以,共產黨應該要接受監督。黨要接受監督,黨員干部也要接受監督。

監督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專制型的監督,其特點是只有上級對下級的監督,沒有下級對上級的監督,因此,總有凌駕于法紀之上、置身于監督之外的特權。另一種是民主型的監督,既有上級對下級的監督,也有下級對上級的監督,不允許有凌駕于法紀之上、游離于法紀之外,不受監督的特權。民主監督包括多種形式,一是權力對權力的監督,即通過對權力的適當分解、科學配置,實現以權力制約權力;二是權利對權力的監督,即以權利主體的基本權利,如選舉權、質詢權、罷免權等的實現來遏制濫用權力。三是社會對權力的監督,包括通過政治團體、社會組織、社會輿論監督等制約權力。要加強黨內外的民主監督,通過有效監督促進民主集中制的健全。

第四,加強黨內政治生活制度建設,著力提高黨內政治生活的制度化水平。以為民務實清廉為主要內容的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對健全民主集中制、嚴肅黨內政治生活、提高民主生活會質量進行了不少探索創新,積累了新的經驗和認識。

比如,領導帶頭,以上率下。在民主生活會上,充分發揚民主,領導帶頭查擺問題,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中央政治局帶頭照鏡子、正衣冠、洗澡治病,為各級領導班子開好民主生活會起了帶頭示范作用。再比如,把黨內外監督結合起來。民主生活會上批評和自我批評的發言,通過媒體,向全社會公開;堅持走群眾路線,廣泛聽取群眾意見,讓群眾評議。包括中央政治局的民主生活會也在媒體上報道,這在黨的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又比如,既繼承以往民主生活會的成功經驗,又總結過去不成功的教訓。在具體做法上,既防止亂批亂斗、無限上綱等“左”的做法,又防止自由主義、形式主義、“認認真真走過場”等錯誤傾向;正確使用批評和自我批評武器,不搞假大空,做到查擺問題不怕亮丑,相互批評不留情面,起到出汗排毒、治病救人、加油鼓勁的作用;提高民主生活會質量,既要加強教育,又要完善制度。還有,加大對違紀行為查處力度。嚴肅黨紀,堅持在黨紀黨規面前人人平等,對違紀行為絕不姑息遷就;明確黨建主體責任和第一責任,確立黨風廉政建設責任追究制度,等等。

把民主生活會的新實踐、新認識、新經驗總結提高,上升為理論、轉化為制度,再用于指導實踐,使黨內政治生活走向制度化、規范化,是開好民主生活會、提升黨內政治生活質量、落實全面從嚴治黨的正確途徑。

(作者為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原副院長)

(責編:王金雪、秦華)

重要文章

京ICP備17014157號-1
版權所有 禁止復制
福彩3d太湖字谜